查看: 3|回复: 0

不能忘却的纪念

[复制链接]
  • ta_mind
    开心
    前天 11:24
  • classn_01: 104 classn_02

    [LV.6]常住居民II

    2185

    主题

    2283

    帖子

    822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224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能忘却的纪念
      

      不能忘却的纪念

      ——水流云散

      

      

      关于那个年代,也许我没有资格说太多。

      没有经历过那场浩劫的人,可能永远无法体会那种压抑得让人窒息的苦痛。

      可是,我这个80后还是要说说,虽然我知道的都是来自书籍和杂志记载的只言片语,但是为了她们,让我流泪的两位白癜风的医院女烈士,我揭开了历史的这一页北京治疗白癜风去哪里......

      林昭,苏州人。其父彭国彦,曾经留英,三十年代任吴县县长,耿直孤高。其母许宪民,抗战名人,社会名媛。林昭于1949年考入“苏南新专”,参加过土改,1954年,以江苏最高分考入北大新闻系。后参与担任北大“红楼”诗刊编委,是公认的才女。林昭在北大期间逐渐开始反思,1957年被打成右派,但拒不认罪,继续独立思考,并且批判“共产风”,为彭德怀鸣冤,写信建议学习南斯拉夫经验。1960年以阴谋颠覆人民民主专政罪被捕;1962年保外就医,同年再次以罪收监,判刑20年。其父于林昭第二次被捕后一月仰药自尽。林昭在1968年 4月29日,以“现行”罪被决。5 月 1日,相关人员到林昭家收取了 5分钱的费。之后其母精神崩溃,几年后也。林昭被平反后,在北大的追悼会上,有一副挽联,上联是“?”,下联是“!”。无声胜有声。

      张志新,被扣上“现行反 革命分子”治好白癜风多少钱的帽子。 张志新被判处死刑, 立即执行。行刑前两个彪形 大汉将她按倒,一把手术刀 野蛮地切断了她的喉管使 她发不出声音。两小时后, 张志新被送往大洼刑场被决。

      我也是在无意中看到这两个人的事迹,后来又到网上搜了一下她们两个人。有那么一个上午,我一直呆呆的坐在电脑前,尽管外面阳光灿烂,周围是同事的欢声笑语,我却仿佛已经和这些隔离起来,就象掉进了冰窖里,凉意从心头蔓延开来,整个人冷到了极点。

      面前的屏幕上是她们的照片,林昭是一张忧郁清秀的脸,扎两个小辫,张志新笑容温和,系一条丝巾。两个人都是美丽柔弱的女子,究竟是什么力量使得她们胆敢在那个黑暗的年代摇旗呐喊,用她们微弱的光芒照亮我们前行的方向?有人称他们是东方的圣女贞德,是上天派来唤醒我们,拯救我们的。我则联想起了鲁迅笔下的刘和珍,她们应该是一类的女子,是有着独立的人格和坚定信念的奇女子。

      独立的人格并不是那么容易坚持的,尤其是在那个以疯狂为荣的年代,怎么就能做到“世人皆醉我独醒呢”?当我们大部分人已经学会了机械的服从,我们已经变得麻木,穿一样的衣服,留一样的发式,说一样的话,做一样的事,甚至连我们的思维都是一样的时候,她们却已经醒了。她们一直在思考,她们找到了正确的答案,她们告诉我们:我们是人,不是只会接受命令的机器。我们听后沸腾了,因为我们从来不知道我们是人,于是在一群别有用心的恶魔的煽动下,我们对她们伸出了罪恶的手。可以说,她们本是拯救我们的天使,却被我们当成了异教徒,于是,她们死在了十字架上,而杀死她们的,是她们最爱的人民。

      在她们的死刑宣判书中说到她们最大的过错就是“阴谋颠覆社会主义中国,且死不改悔”,这真是一场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审判。究竟是谁要颠覆国家,是审判者还是被审判者?从资料中可以看出,林昭和张志新都是很爱国的,林昭自己也参加过土改,而张志新也很崇拜,甚至称他为“父亲”,或许在他们眼里,我们的祖国就是她们的亲人,自己的亲人犯了错误,出于关心,提出来难道也有错吗?恶魔们说他们有错,强迫她们认罪。如果认了,他们可以保全自己的性命,如果不认,就等于选择了死亡。长期的监狱生活,非人的折磨已经让两位女英雄失去了往昔的活力,她们头发蓬乱,面容枯槁,只有一双眼睛还在发出光芒。看过林昭眼睛的都觉得很可怕,都说那里面蕴涵着什么东西,她就那样看着。我没有见过她的眼睛,但我可以想象,甚至能够读懂她的坚定。20多岁的年龄,过人的才气,美丽的容貌,被称为“北大林妹妹”的她原本应该生活在鲜花和掌声中,为何会选择死亡?也许“生命诚可贵,信念价更高”,也许......只有她留给我们的最后一句话:历史终将为我平反!

      是的,历史为她平反了,在她的母校北大为她开的追悼会上,挂着一副对联:?!,是反思?还是疑问?但是最后的!告诉我们----现在已经找到了答案,是肯定的答案。两位烈士泉下有知,应该可以瞑目了。

      昨夜,我在梦中见到了她们,在北大未名湖畔,她依然坐在杨柳树下看书,她拉起了她的小提琴,那首她最爱的曲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