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2|回复: 0

永久的留念

[复制链接]
  • ta_mind
    开心
    15 小时前
  • classn_01: 125 classn_02

    [LV.7]常住居民III

    2611

    主题

    2723

    帖子

    989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9897
    发表于 2018-9-14 07: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永久的留念
       

      

      永久的留念

      ——曲新同

      

      

        

        我怀揣着忐忑不安的心境以及那积郁了多年的委屈和伤怀,怃然惆怅地把我的思念又全部抛洒在了这块伤心的故地。翻过那堵坍圮酥裂的泥坯矮墙,呈现在我眼前的是这低矮破落的家庙。我是乘着黄昏夜色悄然而至,一团明亮的皎月追着我的身影升起在墙头之上,刚刚摆脱了几丝云朵的缠绕,就把如水般荡漾的月光倾泻在那剥落的庙墙上面,那个已被灰砖砌死了的门洞和两个铁条嵌住了的窗牖,黑洞洞寂寥寥地别无长物它声。这里最后的一点人间生气已经凝住了,我的耳边却隐隐地快乐着几十年前嗡嗡的读书声。往事在我的思忖里更加地凄清,感怀伤情油然涌起在心头。也许是因为这屋顶瓦楞中秋风里倔立的草杆,或者是这几十年前依然的清风明月,更加还因为那曾经的童颜早已丛生了鹤须……

        我是前天拨冗挥尘回到故乡的,而故乡的面貌使我耳目一新应接不暇,不仅为那低矮草屋变为青堂瓦舍,更为那川流不息热闹非凡不同寻常的现今生活气象。我的多年的异乡生活可能已经成为人们尊而崇之的一点根据,我的一脸胡须更是大家敬而远之的充分实证。作为一个异乡他处的故乡人,我的不言自明的辛酸他人可以想见,因而加倍地增加了我寂寞心怀的分量。在人们频频向我投来的顾惜的眼光和热情的问候中,我惟有低眉遮掩颔首致意,以平和的心态应付万般无奈的境地。

        随着时光的迁移,物是人非,变化频仍,却还有一个仍然的故我。走过故乡如今高楼迭起物阜人丰的新村街道,流连在亲族故属新起的宅院家舍,我的难表的心绪依然把我带到这所老村址外破旧的家庙跟前,当年作为我的小学校的一幕幕情景仿佛重现眼前,这栋被人遗忘的残舍,还是旧时模样,可能是人们连拆掉它都懒得有心情。我巡视一遍杂草丛生的院落,[url=http://www.bdf北京哪看白癜风好yy999.com/]北京白癜风医院医师[/url]在逐渐昏暗的天色里,一切都要随着时光悄然隐退了,而我的眼前分明出现了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的模样。这个孩子衣服破旧不周,鞋子拖泥带水,脸型干瘦,头发蓬松,一双小手皴得起了皮,那双孤零零的大眼睛看人有些敌意的神色。因为祖代留给他的“成分”问题,他上这所学校已属来之不易。在那些大小不均年级不同的“同班”同学当中,他是被歧视与被损害的目标和对象,尽管他的学习很用功成绩却属下等末流,老师对这种状况不管不问放之任之,没有人知道这个十来岁忧郁的孩子心里在想什么,谁也不知道他的贫穷的家境使他承受着怎样的重负。除了半天上学以外,清早、晌午、下午和傍晚都是他劳作的时间,打猪草、拾柴禾、放牛羊,他没有时间也没有玩伴可以玩耍,他默默地承担起支撑贫弱家庭的责任。

        同样,也没有人知道,当他歇下来劳作了一天的黑瘦的臂膀,用粗短干裂的手掌握起笔来的时候,那种学习知识的欲望和温习课业的快乐,是多么地冲动和舒心,劳作使他有了责任感,而学习使他有了受用终生的快乐感和安慰感。不久,就连那些漠视他的存在的同学和对他视若无睹的老师也发现了这个秘密,大家开始是疑惑和惊奇,继而以嫉妒结成更坚固的联盟,对他进行更残忍的孤立拒斥和掠夺性的嘲弄骚扰。这个时候,同班同学中包括他在内的十几个同学已经到了毕业的年龄,他的逐渐获得要诀刚有起色的学习生涯就要结束了,他会有如释重负的心情还是留恋难舍的感觉?而就在这种复杂心情萦绕心头难以释怀的时候,又发生了一次对他来说永生难忘的遭际。毕业的学生和老师要一起照一张留念照,摄影师已经请来,同学和老师已经团团围在摄影机的镜头前面,这个时候他才从门外气喘吁吁地奔来,从那脸上萎靡的迹象看来他没能回家索得照相的费用。同学们霎时静谧得可怕,老师没有再次敦促他回家要钱,丢下一句平淡的话语,“是他自己不要照的,怪不住别人了。”那时的阳光多么美好啊!照得家庙的老屋多么地亲切!这天,这地,这庙,这人,都可以进入那尺幅却无限的画面,为什么要剥夺他最后的一点心灵的位置。可能有人会劝说老师,“让他照吧,不给他相片就行了,这么可怜。”老师会说,“好吧!他怎么也是你们同窗几年的同学,也是我一个不情愿的学生啊!”但是摄影机前鸦雀无声,直到那“咔嚓”的一声把远远站在画面外的他打晕为止。

        家庙依然,月光如水,清风徐来,荒草迷离,生活美好,思绪难当。当那个当年赤膊上学的少年变成今天肃然整齐的我的时候,已是天翻地覆的变迁,多少光阴的流走,延长了我的回忆,浓郁了我的思念,寻常型白癜风换来的却只是最终一腔无尽的感叹。多少年心灵上火灼的烙印是不能一时平复的,特别是故地重游钩起了旧日伤痛。可是我想说的是:并非只有幸运和温情可能造就人才,冷落和磨难有时候也可以成就才学。如今在西学领域漂泊沉浮越走越远的我,回归的时候仍然在这里找到我的根,即使我所开出的是一朵灵魂审美上的“恶之华”。我的铭记不忘作古了的老先生,在如今桃李芬芳的天下花事当中,他会为我这个让他当年无心造就却舍弃不了的后生,感到失望还是欣慰呢?

      

       

      联系方式:(电话)010-82082033|(Email)quxinton@sohu.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